中國政府 貴州省政府 遵義市政府
          信用中國

          快速通道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中心 » 部門動態

          剛剛,正安縣8名醫護人員啟程出征前往鄂州馳援

          • 字體
          • 打印本頁    |     關閉本頁    

          “等我,太陽升起,我便歸來!”這是貴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麻醉科手術室護士韓媛媛出發前往鄂州時對家人的留言。

          “最欣慰的是患者逐漸好起來!”這是六盤水市鐘山區人民醫院的護士在鄂州救治病人14天后,發出的肺腑之言。

          “冬已過,春已來,我們終將勝利!”這是通用醫療三0二醫院援鄂醫療隊隊員楊美告訴大家內心的真實感受。

          “我就想著春暖花開后,我能戴上丁先生給我買的項鏈,專門去人多的地方,讓人家都看看我的脖子,再也沒有防護服和面罩!”這是正安縣中醫院護士紀英在江漢方艙醫院許下的愿望。

          一個又一個美好的愿望在這個二月一起生長,一位又一位披上戰袍的白衣天使正在搶時間,與死神賽跑,一家又一家的親人正在等待團聚......



          剛剛,正安縣8名醫護人員啟程出征,前往鄂州馳援

          ↓↓↓







          “將軍山vs鄂州”

          “宣父猶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輕年少”,這是戰士的壯志與氣概,鄭世洪是這一次正安醫療隊的隊長,回想起自己當時的請戰,他毫不掩飾自己的初心。

          記者看見他的時候,他正在緊張地忙碌著,一邊說著話一邊忙著裝東西,因為去鄂州帶的東西很多,加上這支隊伍里年齡都比較小,只有兩個男生,所以除了要帶領好大家以外,還有很多體力活兒,肯定要多擔待一些,他爽朗的笑聲里藏著些許疲憊。

          “現在就是想著,在將軍山的孩兒他媽也順順利利的,我就放心了。”鄭世洪提著一大個箱子,輕輕地放下。

          “你媳婦兒已經去了將軍山醫院援助,你為什么還是要義無反顧的前往鄂州?”

          “為了自己的初心,守住我的理想,媳婦兒之前是在遵義市第一人民醫院工作,從事了8年的重癥醫學護理工作,我們一起寫下了請戰書,一起按上了我們的鮮紅手印,上個星期她去了將軍山,對于這次援鄂工作,她還是很支持。”

          是啊,又是一對抗戰在第一線的夫妻檔,誠然,我早已經過了聽到感人故事就會忍不住流淚的年紀,早已經沒有了追星般少年的卿卿我我,可是,當我問到他,有沒有什么想說的來告訴他媳婦兒,他竟然開玩笑說,媳婦兒在山上。我突然會有點懵,他笑著補充到。

          “她在將!軍!山!”

          一字一句,我聽清楚了,他老婆廖小錦在將軍山。

          那一刻,我會發現自己淚目,是什么樣的情懷會讓兩個重癥醫學專業的一家人各自義無反顧、一前一后奔赴最危險的地方。

          正如鄭世洪說,是那一份內心的理想和堅守,是那一份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是身上那一身白大褂的責任與擔當,是家中兩歲孩子常念叨的“我的爸爸是英雄”,每一次的義無反顧都拼盡了全身力量只為守護內心的那一份柔軟與堅強。

          “廖小錦,將軍山上的戰士都是為了將軍而生,我相信你是披著白衣戰袍的將軍,你記到,你平安回來,勞資天天給你洗腳!”這位七尺男兒,對著將軍山的方位舉著手,大聲喊出自己內心最真誠的話語。

          遠在將軍山的廖小錦此刻正穿著厚厚的隔離服,起霧的護目鏡下陽光正打在她的臉上......

          是啊,一位又一位的白衣戰士迎難而上,說實話,他們誰不怕?他們怕,害怕得病,“最美逆行者”說到底都是被放大,被美化虛名,他們都是普通人,都有自己難以抹滅的社會關系和親密關系。







          “我的燈泡最亮”

          “全縣人民惦記著你們,救治病人的過程中一定要加強防護,一定要一個不少的給我都回來!”2月18日,縣醫院門口響起人們的美好祝愿。

          “我的燈泡最亮,你們都沒我的亮!”

          為了方便穿脫防護服和便于打理,大家一致決定剪掉了滿頭秀發。

          “其實我覺得我還蠻有魅力的,尤其是這短寸頭,簡直是為我設計的,我這無處安放的魅力啊!”說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陳釵,全隊里就數她一天最樂觀,總是大家的開心果,年齡最小,只有23歲。

          “隊長,咱到時候可不可以申請發個男朋友啊!”她總是會冷不丁地冒出來問題,笑得大家都直不起腰。

          就是這樣一位23歲的小姑娘卻義無反顧地奔赴到一線。

          “你怕不怕?”當我遲疑的將這個問題拋了出來......

          “怕,怕得要死!”她不加思索地回答道,眼神突然變得我好想伸出雙手給她一個擁抱。

          “我想去吃雪糕,吃草莓味的那種,一口氣吃三個!我不僅愛吃,我還是個美女。”說著翻出手機照片給我看,長長的頭發上,涂滿了陽光。

          “聽說,鄂州這幾天很冷,我的光頭最亮,肯定能照得很溫暖。”臨走了,她還在開玩笑,還一邊摸著光頭一邊笑得像朵花兒一樣。

          轉身,陳釵踏上了征程......




          “我在這一天立下了而立之志”

          正月二十,這一天是正安縣人民醫院泌尿外科的護士馬藝的30歲生日。

          “這個生日在我的人生中都是前所未有的,三十歲而立,是該做點什么,于是我決定遞上我的請戰書,請領導批準!”在隔離病區度過30歲生日的馬藝回憶起當時請戰的場景時也是歷歷在目。

          那一天,正好馬藝30歲。

          “沒有蛋糕、沒有禮物、沒有鮮花,但是有陽光,我喜歡陽光曬在樹葉上,聽它們發芽的聲音,那是生命的張力馬藝開著玩笑說。

          這個剃著光頭、笑起來眼睛里有星星的媽媽,我們看不清你的臉,認不清你的模樣,可是你帶上護目鏡后模糊的世界,在隔離病區內不停的奔忙的樣子,我們都記住了。

          “早上出門,舍不得跟孩子說再見,每次我都會跟他說,媽媽和爸爸都是去打怪獸,這只怪獸是戴著王冠的病毒。”剛剛還在說著護目鏡里的霧氣,讓自己看不清楚病人的臉的馬藝,說到自己的兒子也是滿懷愧疚。

          “他欠我一個擁抱!等我從鄂州回來,必須要天天擁抱我!”馬藝的丈夫,是一名基層干警,連日來兩人一直奔赴在最前線,今天出征的馬藝不忍和自己的孩子道別,來不及和自己的父母說明情況,更無法擁抱自己還在一線堅守的警察丈夫。珍州憶,最憶是珍州!





          記者手記:疫情肆虐,“修我甲兵,與子偕行。”正安縣醫療隊的每一個隊員挺身而出,帶著正安人民的重托,奔赴湖北投入救治工作。
          “愿得此身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在這座英雄的城市里,醫護工作者們不眠不休,合力上演生死營救。
          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正如劉敦禮老人所說:“是醫生,沒有哪個是往后退縮的!”
          他們未穿鎧甲,卻自帶光芒。

          鄂州,你聽好了,借出去的小哥哥小姐姐,請你一定悉數奉還。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我們堅信,“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我們堅信,“衣白褂,破樓蘭,赤子切記平安還。”

          我們堅信,“采得百花成蜜后,為誰辛苦為誰甜。”

          我們堅信同力協契,有信心、有能力、有把握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

          鄭世洪、王瑜、韓婷婷、馬藝、安雪、孫娟、陳釵、鄒星,請你們務必保重好自己,66萬正安人民等你們平安歸來!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相關信息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飞飞网